位置:主页 > 环球万国 >

阿里净化营商 护航“万国品牌博览会”

编辑:大魔王 2019-01-18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图说:今年9月中旬,曾遭受江某恶意投诉的卖家前往德阳市中级提起诉讼。

  防晒霜Coppertone“水宝宝”的生产商拜耳集团,就曾“知产”抢注商标的恶意投诉。今年3月,根据阿里提供的线索和帮助,拜耳集团告赢了的“知产”李某,获赔70万。

  一个国际大品牌怎么会在西蜀一个地级市办公?平台治理小二一眼这是假冒投诉账户。该账号所有人江某同样开了一家运动品牌服饰网店,主营安德玛服饰。后经过阿里神秘购买抽检,确定江某卖的是假货。原来,江某是指望通过假冒人恶意投诉,平台上其他的正品安德玛卖家,以提升自己店铺的销量。

  还有9天,第10个天猫双11就要来了。“10年前只有27个品牌参加双11,今年双11则是一场全球超过18万个品牌参与的商业盛会。” 徐行健说,阿里正在以良好的营商服务品牌和商家,让品牌与商家放心经营,使得天猫和淘宝成为名副其实的“万国品牌博览会”。

  2017年9月,在阿里的技术协助下,德阳市警方一举拿下江某这个既卖假货、又其他正品卖家的;同时,阿里帮助每一个被江某恶意投诉的卖家,通过恢复店铺,并为需要的卖家提供必要的数据支持,鼓励他们通过民事诉讼自己的权益。

  在淘宝上经营安德玛服饰多年的赵杰(化名),拥有一家皇冠店铺。2017年7月,他的网店中有五个爆款商品突然遭到“品牌人”的投诉。

  “对于江某这样行业秩序的,商家们和平台应该团结起来、共同对抗,才不会让这些人。”赵杰说。

  “我一开始很纳闷,明明自己卖的是正品,后来询问淘宝行业的小二,才知道是有人拿着安德玛盖章的授权证明,投诉我的网店侵权。”赵杰说,这一投诉直接让他网店的销量在旺季就遭“腰斩”。

  众多遭受过江某恶意投诉的商家也不满意缓刑的结果:“缓刑根本起不到的作用,也无法弥补他给我们这些诚信经营的商家造成的损失。”赵杰说。

  为让江某付出应有的代价,2018年9月,包括赵杰在内的6名淘宝卖家,在阿里的协助下,分别向德阳市中级、杭州互联网法院起诉江某不正当竞争,自发抱团。

  对于江某的一审刑事判决,2018年7月,旌阳区检察院以适用法律错误、量刑畸轻为由,提起了抗诉。

  对江某恶意投诉行为进行民事“追杀”的背后,是阿里联动社会打击危害营商行为的决心,也是以良好营商服务品牌和商家,护航淘宝天猫“万国品牌博览会”的缩影。

  【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】曾经一边销售假安德玛服饰、一边伪造品牌授权投诉正品卖家的德阳“知产”江某,将再次站上法庭在被法院刑事判决后,今年9月中旬,6位曾遭受其恶意投诉的淘宝卖家,在阿里的协助下抱团,于德阳、杭州两地向江某发起民事诉讼,索赔共计近1000万元。

  事实也正是如此,一直以来,阿里都在联动品牌、商家、执法机关等社会,打击危害营商的恶意行为。

  2018年5月,德阳市旌阳区法院认定,江某售假金额31万,并将未销售的79万货值金额作为量刑情节考虑,数额巨大,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,缓刑3年,并处罚金10万元。

  对于刷单炒信,阿里也在联动各方力量进行围剿。今年7月,阿里协助余杭市场监管局打掉免费试用刷单平台“美丽啪”后不久,于10月起诉该刷单平台索赔800万。

  而这个所谓的“品牌人”,几乎投诉了所有在淘宝上经营安德玛产品销量较好的店铺,其中包括一家行业销量TOP3的五皇冠店铺。2018年4月,该店被连续投诉售假,导致3个月无法正常经营,直接损失超6000万。年轻的老板更是急得“一夜白头”,险些解散美国团队。

  除此之外,阿里还在今年8月将3名已经获刑的恶意差评师诉至法院。据了解,本案即将于11月8日在江苏海门法院开庭审理,系全国首例电商平台起诉差评师案。

  明明卖的是正品,却遭到了来自正品方的投诉。一众安德玛商家反映的异常情况,也引起了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的关注。通过调查和分析,平台治理的小二很快发现,这些投诉都来自四川德阳。

  “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护航越来越多的品牌和商家免受滋扰,让违规者无可走,让老实人放心经营。” 阿里巴巴集团法务专家徐行健告诉记者。

  

环球万国